艺术精神与艺术探索——谢晋《天云山传奇》导演论
()

(作者梁诗旭,为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2003特技专业) 

有人说:谢晋电影是中国民族电影的典范,是中国电影的里程碑; 
有人说:谢晋电影是承载了过多传统文化品质的“电影儒学”的体现; 
有人说:谢晋电影缺乏先锋的理念,是过于大众化的“谢晋模式”的结晶…… 
是的,艺术家总是双重形象的塑造者,既塑造出艺术形象,也塑造出自我形象。看谢晋的电影《天云山传奇》,我总是强烈地感受到:在银幕上闪现的一个成功艺术形象背后,叠现着谢晋的自我形象——一个有着人伦激情和反思忧愤的电影艺术家,一个充满了理想色彩的现实主义者,一个努力追赶社会的步伐,又背负着历史所赋予的精神十字架的艰难跋涉不懈的艺术探索者。 
  
一、艺术精神:独特的文化反思意识 
  
   发生在一九七六年的重大政治事件不仅是中国政治、经济生活变化的界标,也成为了我国电影艺术变动的界标。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高度评价了“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确定了实事求是、解放思想的路线。很明显,谢晋的《天云山传奇》是随着中国电影“新时期”的到来而出现的一个重要电影现象,它不仅是电影艺术自身发展的结果,更是依靠强大的政治力量,将电影推到了历史反思和文化反思的境界。这部影片是谢晋在“拨乱返正”、“改革开放”的社会大背景下,以“思想解放”运动为文化动力,以中国文化大革命的“灾难”性历史为资源,唱出的一首社会悲歌,更是中国电影观念、电影美学的一次成功飞跃,也确立起了谢晋作为中国电影杠鼎之作的地位。《天云山传奇》第一次以“反右”扩大化为题材,真实而概括地将那段历史的本来面目再现于银幕。影片最大的艺术震撼力来自于大胆而有深度地揭示出正直的人们被错误地划为右派这一时代的悲剧,更来自于借这一现象,探索历史的教训,从政治、伦理、道德的角度,寻求悲剧产生的根源。影片在艺术处理上角度独特,将政治运动推向后景,着重刻划罗群和围绕他的几个女性的性格。将这些人物的个性、情感变化和政治风云、社会矛盾、历史发展浑然天成地结合在一起,显示了影片把握历史的功力。影片不仅显示了谢晋对历史和现实的反思勇气,也在运用多种时空、多视点交叉的艺术结构上取得了少有的成就,它显示了在中国电影重获新生之初,吸收现代电影艺术成就的重要突破。  
    十年浩劫,给民族带来了历史性的磨难,人们在经过短暂的抚摸“伤痕”之后,就毅然把“反思”这个冷峻的命题,标写在思想解放的旗帜上,试图从历史、文化、人性和民族心理诸角度来探寻民族劫难的渊薮和腾飞的契机,这就构成了《天云山传奇》所特有的艺术精神氛围。这部电影就其反思的超前性和深广度而言,它也许算不上当时的思想先驱,但它以电影的影响力和大众艺术媒介,其感染力在当时思想精英的反思潮流中,起到了一种精神炼狱的作用。《天云山传奇》的反思精神,并不表现为形而上的对人类、生命和文化精神的哲理性思辨,而是具体地表现为对处在社会变迁动荡中人的命运的热切关注。所以,谢晋的《天云山传奇》一个最鲜明的艺术触角和特征,就是强烈的命运感。这样的人物命运在社会政治风云的大开大合中,来展示人物命运的大起大落,《天云山传奇》中的主人公罗群在政治风云的变幻中被打入生活最底层,蒙受着肉体到精神的扭曲和煎熬,他的命运与社会政治息息相关。这种艺术构思的价值在于通过人物命运变化,折射出社会政治的畸形,于是这成了谢晋批判和反思的焦点,从而透露了影片的社会意识和现实力量。影片还十分出色地塑造了宋薇、冯晴岚、周瑜贞三个女性的形象,尽管她们或有相同的出身,或有类似的经历,却在相互对比中鲜明地显现出彼此性格的差异。尤其是冯晴岚这个人物,表面看来好像不太起眼,外貌和才华都不如她的同学宋薇那样出色,但是在这貌似平凡、柔弱的外表里,却有一颗刚强的是非分明的灵魂,她在罗群被错划为右派后,几乎用自己所有的爱情甚至生命支持了罗群。在她身上,我们确实感受到了富有民族特色的女性美德:一种在重压面前坚韧不拔的执着,一种为了真理甘心清贫而无怨无悔的献身精神。这种默默无闻地为党、为他人的幸福而竭尽自己全部力量的普通人,正是我们民族的脊梁骨。而宋薇,她也有一个特有的精神情结:深深的忏悔。宋薇的忏悔,更多的表现为她对罗群的感情负疚。这几位女性人物形象是谢晋电影中最有反思精神和现实价值的人物形象,因为她们的痛苦是一种人性自我分裂的痛苦。这种对社会的反思精神渗透进对人性的反思,在展示个人命运的同时,揉和进对人类命运的思考。这种思考把反思精神建筑在丰厚的历史哲学感上,这里的历史哲学感和人类命运感是指审美层次上的感受。 
应该看到,《天云山传奇》的反思精神,是对造成人生命运悲剧的社会环境的展示和批判,这种反思社会的精神基点,它所产生的呼唤全民族反思精神的力量是巨大的,在当代中国是有其独特的价值的。 
  
二、艺术探索:独特的电影镜头语言 
  
    谢晋虽然不是一个前卫的、先锋的艺术家,但却始终是一个敏感的、保持着与时代同步的艺术家。无论是开放的文化环境、还是变动的历史进程,甚至革新中的电影美学都促使着谢晋在世界观和电影观念上的变化。 
    长期以来,中国电影的创作在影戏美学观的指导下,基本上采用的是传统的戏剧式结构形式,它承袭了戏剧的冲突律,并以此来组织矛盾、推动故事、刻画人物。而谢晋的电影在电影语言的叙述方式上,摆脱了对戏剧的过多依赖,更充分地发挥电影艺术的特性,从而使其导演艺术有所突破。在《天云山传奇》中,谢晋充分发挥了电影的特性,在表现时空上享有极大的自由,在叙事时打破现实时空的自然顺序,采用时空交错结构来扩充容量、深化主题,更好地揭示了人物的内心世界。《天云山传奇》中,谢晋“有条件”地用宋薇的“第一人称”视点来替换过去他常常使用的第三人称全知性视点,用倒叙的方法使电影习惯的顺叙方式获得更大的艺术张力。影片采用了多视点的时空交错结构,通过周瑜贞、宋薇和冯晴岚三个女性的眼光来看罗群,从不同角度和层次描绘了罗群二十多年的坎坷命运和思想情操,并由此对那一段社会历史作深刻的反思。“现实”与“历史”纵横交错地衔接在一起,形成了鲜明对比,使影片更富于思想深度和哲理内涵。 
    新时期以来,随着电影观念的改变,以及对电影视听艺术本性的重新认识,谢晋的造型意识得以复苏和觉醒,在《天云山传奇》中他自觉地以视听造型思维来对影片进行整体构思。马赛尔•马尔丹在《电影语言》中说:“电影画面的作用是强烈的。这是由于画面可以对原来的现实进行各种纯化和强化处理。”可见,画面造型并非是对客观现实的简单复制,而是通过各种艺术和技术手段,对现实生活的一种选择或加工,从而熔铸着艺术家的审美情趣,具有独到的审美价值。《天云山传奇》中,冯晴岚那被太阳照得暖彤彤的小房间就是抗拒外面漫天风雪(政治风暴)的隐喻性空间。在这里,这种隐喻性的独特个性,构成了谢晋电影的独特双重形态:一重是灰暗冷色的社会政治大背景;一重是充满温馨的人伦人情的家庭小环境。影片中,罗群被打成“右派”后所处的社会政治环境是极端恶劣的,但他所处的小环境,却是洋溢着一派温馨暖人的真情,冯晴岚无疑是情和爱的化身。谢晋重彩浓墨所渲染的冯晴岚雪地拉车送病重的罗群那组镜头:风雪呼号的原野,冯晴岚负重匍匐的身影,漫山遍野升腾的歌声,都是对人伦美的礼赞。同样,在这组镜头中,谢晋运用色彩来寄寓某种意蕴和情感,以此丰富画面造型的内涵。冯晴岚用小车拉着病重的罗群在雪地上艰难行走,铅灰的天空、皑皑的白雪,只有她颈上的红围巾闪烁着光彩。漫天白雪的银幕上,只有一点红在飘舞,这里的红色既象征着冯晴岚炽烈的情感、高尚的情操,也预示着未来的希望。如此大胆地运用色彩,不仅生动、形象地体现了艺术家的审美评价,而且能诱导观众想象。在这种反复出现的双重背景中,我们看到谢晋艺术探索的可贵精神,看到谢晋呼唤美、呼唤艺术的真诚。 
     严格地讲,谢晋并不是靠他的哪一部电影或闻名或传世的,从他50年代独立导演电影以来,迄今共有27部影片问世,其中大多数荣获国内、国际大奖,在国际影坛产生了广泛影响,更在中国当代电影史上卓然独立,构成了谢晋电影的一个完整系列。《天云山传奇》完成后不久,中国电影界展开了“谢晋电影模式”的大讨论。应该说,《天云山传奇》标志着谢晋电影的一个高峰,也是中国电影的经典文本。 

作者:  发布时间:2008-11-22
 
北京百年好合国际影视文化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三环中路67号 中央新影纪录电影制片厂 主楼513室
电话:010-62016702  邮编:100088  京ICP备09059356号